听书 - 心灵学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暴烈的雨从天空轰下,打在苏晓的肩膀上,生疼。

跳出来,说自己是人类从而通过?不,那样会让自己暴露的,苏晓心想,一定要保持隐秘和低调。

尤其是要低调!

一旦出名,邪物方面也会知道苏晓,到时候派人来检查,苏晓很容易就会暴露身份。

怎么办?

苏晓正在想的时候,邪物发动了一波攻击。

激烈的枪声和炮声在庇护所外展开,看起来人类是在盲目开火,但苏晓知道,他们在攻击雨刺客,把那些能在雨中隐形的怪物击杀。

苏晓“呼”了口气。

他原地退出,离开了庇护所方向,撤到了附近的城市大楼中。

等吧。

苏晓想,暂时不进入庇护所,他的生命安全也不会受到威胁,还能逐步提升实力。

就他现在行动的这点时间,他已经接近真正的修行者了,到了巫觋境,他在城市中活动的生存能力也会大幅度提升。

……

梦族世界。

“心音”进行心灵广播后,所有人应当开始工作。工作是最伟大,也是最神圣的使命,很多人都没有成为“天启者”的资格,不能承载伟大的梦族灵体,想要强行承载,就必须要用工作,创造出足够的价值,购买能修改身体和灵魂的药水。

想要在神秘的梦境世界更进一步,那就需要在现实中做出足够的工作。

当然,像她——凌依杉——就不需要做那么多繁琐的工作,她是修女,是牧师学徒,是天然的,适合成为天启者的存在。

凌依杉甚至有属于自己的独立屋子,早晨起来后,她便和所有同住在一起的修女一起前往“水晶”所在地,准备沐浴和祈祷。

一想到这件事,凌依杉就有些紧张,她昨晚可是做了那个梦——“凌依杉。”

她听到有人叫她。

少女转过头,原来是王尔思,另一位和她关系较好的修女。

“我想在祈祷过后和你聊聊天,完成祈祷后,你不要立刻离开。”王尔思说。

凌依杉内心有鬼,下意识问:“聊什么?”

“聊一聊关于梦境的事。”王尔思说道。

凌依杉听到这话,感觉心脏都要从身体里崩出来了,但长期的修炼生涯让她保持了平静,只是微笑致意。

很快,修女们来到了一座豪华的宫殿,这是一处用现代化建筑技巧制造的华丽宫殿,主体结构呈现圆球形,最顶端有一颗巨大的白色水晶。

在宫殿的一处小房间里,她们吃完了早餐,开始沐浴身体。

沐浴身体是在一个宽大的公共澡堂里进行的,所有修女都在其中,蒸汽蔓生之下,凌依杉有些紧张地维持着状态不变,同时,她不停使用学到的自我催眠技巧,催眠自己,让自己遗忘昨日的梦境。

但令她惊恐的是,虽然她极力遗忘,可还是有力量不知从何处诞生,等到沐浴完成后,她已然成为了星尘期准修行者——按照梦中的标准。

不过,由于她极力的抵抗,这种力量提升的速度非常缓慢。

接下来就是祈祷了。

凌依杉麻木地看着前面的人走进祈祷室,在那里,她们的情绪会被水晶抽空,所有的一切都会对水晶敞开,最终,从中走出的,是如同水晶一样透明的人。

对于大部分居民来说,向水晶祈祷,让自己的所有情绪都被抽离,那是每天夜晚才需要做的事,但凌依杉作为预备天启者,则是要早上和晚上,每天两次去祈祷一次。

据说,这是为了防备“光芒梦境”的异端们,在夜晚用梦境播撒叛逆的种子。

终于,轮到她了。

不停用暗示和催眠让自己遗忘相应消息的凌依杉走了进去。

牧师站在房间中,一颗小水晶球旁边,周围许多人围绕着它祈祷,走了一个,又补上一个。

凌依杉默默地站在水晶球前,任由自己的感情和情绪像手腕上被割出一道口子放血一样离开。

她感到自己在上升,上升得无喜无悲,没有任何属于人类的情绪。

所有念头都在消失,那是一种无上的,安稳的感觉,仿佛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仿佛她正在世界的中央……

可就在这时,凌依杉意识到,自己这次的祈祷花的时间过长。

向水晶祈祷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失去自己的感情和情绪,第二个部分是接受水晶传来的各种美好的体验,但第一个部分实在太长了,凌依杉到现在为止,还在失去情绪,仿佛她的情绪根本流不干净。

“糟糕……”凌依杉感觉不妙,可越是感觉不妙,她流出的情绪就越多,越无法结束祈祷的过程。

“怎么办?要被发现了吗?被发现会怎么样?”凌依杉的脑子是慌乱的。

和她一起进行仪式的人,已经走了快一半,又有新人补充了进来,王尔思也在其中。

等所有进行仪式的人都走了一遍,那牧师肯定能发现凌依杉的状态有问题,到时候一切都不妙了。

凌依杉望着水晶球旁边站着的牧师。

那位牧师名叫黄把酒,是一位真正承载了梦灵的天启者,若要对付他,至少需要提升到巫觋境的实力,但是她现在只有……

“等等,不要胡思乱想。”凌依杉连忙收束思维,不要让水晶球察觉异常。

就在这时,水晶球陡然一暗。

“完了,被发现了。”凌依杉想,随即陷入绝望。

那水晶球旁边的牧师突然向前踏步,抓住了正在祈祷的王尔思,一把将她丢在了墙壁上。

砰!

少女柔弱的身体和墙壁发出了碰撞。

因为这一个事件,所有人的祈祷都被打断了,惊讶地望着这一切。

“你已经偏离了黑暗之道,你被光芒梦境的异端干扰了。”

牧师黄把酒冷冷说道,随即招呼出了卫兵,将其关押带走。

整个行动期间,王尔思都愣在原地,似乎不觉得需要反抗,或者能够反抗。

凌依杉看着这一切,冷汗下来了。

黄把酒扫了她们一眼,挥了挥手:“你们回去修行,水晶球已被污染。”

“是。”

其他修女鞠躬回应,在凌依杉看来,她们对于王尔思被逮捕,仿佛没有任何感情产生。

凌依杉不敢多想,混进她们的队伍里,离开了。

其他相关阅读More+

这个游戏不一般

木有才O

我买了个地狱

罗小琪

大师请闭嘴

小墨年糕

封印全球

如果初遇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