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青芫世家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半空中,一张紫雷巨掌从天而降,目标正是下方铁背煞隼所在的巨坑。

在这一掌之下,原本的圆形巨坑,此时已变成一个巨大的手印。

半空上,陈子漠看都没看一眼下方,而是看向前方全身沐浴着黑色煞炎,眼睛里冒着淡红色红光的铁背煞隼。

铁背煞隼的铁背二字可不是说着玩的,而是名副其实的铁背。

尽管陈子漠之前那一拳非常的强,但想让它安分地在待着,那还远远不够。

全身沐浴着黑色煞炎的铁背煞隼朝着陈子漠发出一道声嘶力竭的怒吼,以此表达它此刻难以平息的愤怒。

一柄紫雷长枪划破天际,非常精准的擦着铁背煞隼的右翅飞过。

“叫什么叫,想要报仇就快点动手。”

“磨磨唧唧的,你不知道有些隼就是死于话多。”

话音刚落,陈子漠右手一挥,一道白色雷光从手中飞出,正好击穿一头正要仰天鸣叫的三阶铁背苍隼。

“看到没,再乱叫这就是下场!”

低阶苍隼的生死,铁背煞隼一点都不在乎,死了再生就是了。

可眼前这个男人对它的侮辱和蔑视,这是它绝对不能容忍和接受的。

它可是高贵的异种——铁背煞隼,不是那些低贱的铁背苍隼,而这个男人居然把它与它们相提并论,这是它最不能容忍的。

恼凶成怒的铁背煞隼此时已经失去的理智,整个隼化作一道黑色煞火朝着陈子漠冲去。

陈子漠也不躲,反而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随后身上雷光大闪,披上紫雷铠甲就朝着前方的铁背煞隼冲去。

陈子漠想试试全力的自己到底有多强,于是准备和铁背煞隼来一场近战。

尽管之前的战斗,让陈子漠对自己的肉身和力量有了一定了解,但并不全面。

如今正好有一个不错的敌人,陈子漠可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铁背煞隼虽是妖禽,但近身博战实力并不弱,不过前提是双翅没有被折断。

陈子漠不想太快结束战斗,于是没有对铁背煞隼的双翅动手,主要攻击它的腹部和铁背。

数息搏斗下来,陈子漠被利爪踢,被附带煞炎的双翅劈,被坚硬的隼头撞,被锋利的鸟喙啄。

这一套服务下来,陈子漠身上的紫雷铠甲变得破破烂烂的,还掉了好几块龙鳞。

那几块龙鳞,全都是被铁背煞隼锋利的鸟喙啄下来,当时可把陈子漠痛惨了,不亚于割肉之痛。

这可真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不过铁背煞隼也不好过,腹部和背部被陈子漠抓住机会重击好几下,都快凹下去了。

经此一战,陈子漠对自身的情况有了大概了解,也不再继续自作孽找罪受了。

铁背煞隼此时也已经彻底看清两者的差距,随后又看了一眼自己不占优势的族群,然后仰天发出一声巨大的鸣叫,随即便头也不回的往沃迁洲的西方逃鸣。

西方是无尽沙妖的大本营,只要能逃入无尽沙妖的地盘,那它们就安全了。

铁背煞隼一逃,剩下的铁背苍隼自然跟着往西方逃命,只要少数一部分铁背苍隼往东北方向飞去。

看着逃走的铁背苍隼,所有的陈氏族人都明白不能把它们放走了,不然后患无穷。

全身沐浴着黑色煞炎铁背煞隼的速度很快,可全力爆发的陈子漠速度更快。

长时间飞行,陈子漠肯定是比不上四阶妖禽,但要比短距离爆发,陈子漠不惧绝大部分四阶妖禽。

一道紫雷划破天际,最终停在铁背煞隼的前方,紧接着就是数道紫雷从天而降。

这一次,陈子漠瞄准的是铁背煞隼耐以逃命的双翅。

折断它,铁背煞隼就是案板上的待宰羔羊。

铁背煞隼一个半身翻转,双翅躲过了那两道落雷,只是没能躲过攻击背部的那道紫雷。

背部是铁背煞隼最为坚硬强大的地方,哪怕之前被陈子漠爆锤,如今又被紫雷击中。

铁背煞隼依旧没有倒下,而是很快就调整身形,全力挥动双翅,无数的缠绕着煞炎的羽毛朝着前方的陈子漠飞去。

紧接着,铁背煞隼又一跃冲上了云霄,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

就在一众陈氏族人以为它要从云霄之上逃走的下一刻,一颗巨大的黑色煞炎火球从天而降。

周围的陈氏族人和铁背苍隼纷纷避开,而陈子漠在望了一眼云霄之后,整个人化作一道雷光迎着煞炎羽箭和巨大煞炎火球而上。

在念灵虫的感知里,那头铁背煞隼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往相反方向逃命。

如果陈子漠选择躲避这些煞炎羽箭和火球,铁背煞隼就会趁着这段时间逃出念灵虫的感知范围。

到时想要在找到铁背煞隼,无疑是大海捞针。

而且以铁背煞隼的习性,这件事绝不会轻易放过这件事,日后绝对会来报复。

给自己留下一个未知的祸患,这不是陈子漠的性格。

从念灵虫的灵源中提取储存的三成法力后,陈子漠的法力恢复了大半。

赤臂巨猿和融合后的鬼僵在看了一眼陈子漠后,就继续对疯狂逃命的那两头四阶铁背苍隼发起猛攻。

另一边的陈子木虽然担心陈子漠,他又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对那头被银甲尸追上的铁背苍隼发起猛攻。

全身笼罩着浓郁煞气的银甲尸猛的一下冲到这头四阶下品铁背苍隼的后背上。

遍布煞气的右手刺向铁背苍隼的后背,只是刺入了半截手指,随后便难以深入。

铁背苍隼的铁背之名,果非烂得虚名,换作其他妖禽,此时恐怕早已陨落。

一击不成,银甲尸随即乘着铁背苍隼痛苦之际,一击扳断了它的一只翅膀。

翅膀一断,铁背苍隼随即失去了平衡,缓缓向下方坠落。

紧追其后的陈子木抓住机会,一刀砍下这头四阶下品铁背苍隼的脑袋。

在将尸首收起来后,陈子木望了一眼天上云霄,然后就去帮与四阶中品铁背苍隼缠斗的鬼僵。

说是去帮鬼僵,更确切的是锦上添衣。

就算没有陈子木和银甲尸出手相助,鬼僵击杀那头四阶中品铁背苍隼也不过是稍微慢一点。

在银甲尸的掩护下,鬼僵一手插入四阶中品铁背苍隼的腹部,抓出一颗鲜红的心脏。

没了心脏,这头铁背苍隼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往地下坠去,给这场战斗画上了一个句号。

击杀对手的鬼僵看了一眼眼前的银甲尸,然后又看了一眼下方的铁背苍隼的尸体。

最后,鬼僵将手中的那颗心脏放到银甲尸的手中,然后下去收拾那头四阶中品铁背苍隼了。

看着银甲尸手中的心脏,陈子木顿时哭笑不得,这就是帮忙的报酬?

陈子木往另一边看去,双臂赤红的巨猿正在吃铁背苍隼的内脏,看来不需要他帮忙,也不用再收报酬了。

其他相关阅读More+

神国之上

见异思剑

魔尊正值更年期

大魔王射天狼

问道求安

八月霜叶

我瞳孔能变形

房间的月亮

无限大道

两掌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play
next
close